summer121314

舒克贝塔_summer·LoFoTo:

《圣保罗小姐》

昨儿整天断断续续的下雨,到了日落时分,一边是火烧半边天,一边是冰冷冷的雨。

在圣保罗大教堂上空就有了这种又暖又冷的天。

冰火两重天?冰与火之歌?

nonono,没有宏大的遐想。圣保罗小姐只是在匆匆照个镜子,准备开始夜生活了。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一)

mola很懒:

岛国,日本,国人对这个国家的感情总是会比较特殊。除此之外的国家,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称颂对方的优秀,或者客观评价其的不足,甚至能用调侃的语气去吐槽弊端。唯独日本,总要在称赞之余保留观点,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出色,也难以仅用褒义词来描述一切。我可以说挺喜欢美国的,却至多用欣赏来表达对岛国的感情。


此番日本行,决定地很突然,筹备地很仓促,从准备签证材料到出行不过一个月零三天,中间还去上海、北京折腾了一番,所以直到出发前一天晚上还在做功课;但也是幻想了很久的旅行,如果从童年起看动漫看日剧到现在算来,那就是足足准备了二十年有余,所以脚踏实地后到处都是即视感。


虽然2013年去了趟北海道,但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只有踏上本州的土地才算去过日本,很高兴终于在时隔一年后,在2014年的尾巴,我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完成了一个人的旅行,从东京登陆到大阪飞离。在请教了几乎每年要去一次日本的同学SH后,她给了我大致行程的建议,要去的城市,每个城市必去的景点,实际操作时,也基本是跟着她的建议来。事实上,这次的前期准备比较简单,订好房间订机票,再买个14天的JR PASS就算是准备就绪,只待出发了。





不出意料,浦东国际机场排队的航班过多需要等待,票面的9点55分不过是关舱门的时间,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还在地面,终于熬到11点飞起来,估摸着大概是要晚点了,心焦要是遇上传说中的东京晚高峰一定体无完肤。想到拖着个30寸的箱子,要人生地不熟地从成田机场去东京站打怪兽(传说中迷宫一般的JR站),最后到水道桥入住,只剩下心塞。


这时候能拯救我心情的只有食物了,听到空姐分发午餐,是当时最悦耳的声音。beef or chicken,我想这是全世界人民最熟悉的英文单词了,有时还会来个pork or fish调剂下吧。坐了这么多趟飞机,没有十次也有二十次,我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可爱的空姐,把牛肉饭和鸡肉饭的盒子颜色记反了,所以当时机舱里所以偏好鸡肉饭的朋友们都吃上了牛肉饭,直到吃完都怀疑自己的味觉,以及对鸡肉和牛肉的形态认知。


吃饱喝足,既来之则安之,管他迟到多久,大不了今晚的行程全部掐掉,明天开始玩罢了。没想到落地时间还比预订的13点55分早了5分钟,没想到天气预报真的很准——东京大雨,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焦躁了。这时候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同学LJ说会去东京站接我带我去酒店,雨是阻止不来的,打怪兽有帮手那是最好的。


下了飞机出口电梯,就迷迷糊糊地在右边排队,上去后发现怎么大家马不停蹄地往上走。直到过了N个电梯后,在过道扶梯处看到“Please stand on the left”时,才真正有已经身处岛国的真实感。撇一眼窗外,看到巨大的整身Hello Kitty喷漆飞机,不禁感叹下,这个动漫的国家卖萌没救了。


容我赞许一下成田机场的baggageclaim,这是在回到浦东机场时遭受摧残后决心一定要一吐为快的,不提都觉得对不起地勤大叔辛勤整理一个个滚下来大箱子的劳动。的确日本人口是要比中国少,但是要说成田机场的客流比浦东机场少很多,那我也是不那么相信的。同一个航班下来的不会都是日本人,甚至从上海飞东京的飞机上,我认为会有一半是国人,怪的就是这边国人就愿意站在黄线后安静等待,那边就是一窝蜂得挤在传送带前面。再来说大叔,起初我很好奇,为什么他要把箱子整齐地排列成5到6个一组,并和下一组之间间隔一米以上的距离。后来我渐渐意识到,这样做事要方便乘客提取,减少几个人同时挤在一块的概率。发着呆看着传送带在我面前滚过好几回,终于等到我的行李,拎上就走,掐指一算还能赶在晚高峰前进城。





找到JR工作点换取JR PASS,之前做的功课派上用场了。把写满日文英文的日期、班次、站名,以及龟毛要求的本子递给工作人员,对方就开始帮我一张张兑换指定券。为什么说是龟毛的要求呢,因为我把所有指定席都要求成最后一排,这样一来我就不担心行李箱没地方放置,或者占了别人的过道。后来实践发现,这个要求可以不提,一来是列车坐不满人,二来是每节车厢都有专门的行李安放处,并且还是带锁的,所以即使离得很远也不必担心被他人误拿。还有一个更龟毛的要求是,指定岚山JR小火车的四号车厢偶数排座位,当被工作人员告知没有四号车厢后妥协去了一号车厢。就这个问题,工作人员表现一脸茫然,于是我以一个做过功课的外国人姿态告诉她,因为五号车厢是当天售卖的站票,而且车厢是没有玻璃敞开式的,可以360度无死角观赏美景,游客争相购买四号车厢不过是因为离五号近,到时候可以转去五号车厢看风景。至于偶数座位嘛,这个真的很庆幸看了别人的攻略,待到岚山之时再慢慢道出。



搞定一切便去搭乘成田Access去东京,按照计划赶上了15点14分发车的一班。刚准备上车就被拦了下来,说列车还在打扫,幸亏我当时一个机灵,假装问询车厢有没走对,要不然别人一定得嘲笑我猴急成这样。说来也是怪,初到东京就开始有人来问路,几个印度人打扮的一家子问我九号车厢在哪儿,我居然还毫不犹豫地给了答案,看来是我知道的太多。



安德莉凯利:

御室樱林眺望五重塔的绝景大概是京都樱花季最令人难忘的一幕。碧空之下,花影憧憧,与赏花人的笑颜相映,说不出的幸福滋味。

徐嘉靖Justin·LoFoTo:

#千佛之国#DAY13,马哈根达杨僧院(Mahargandaryone Monastery)著名的千人僧饭,路的两端挤满了各国慕名前来的游客和旅行团。僧人们怀抱着钵有序地排队进入食堂,有不少贫困的当地人在食堂门口等待僧人把剩饭给他们。By Sony α7

大陆或时间的尽头

行者-BLOGBUS:


葡萄牙绵长的海岸线由南向北镶嵌在伊比利亚半岛西岸,勾勒出大洋与陆地的边界。在特茹河通往大西洋的入海口,坐落着它的首都里斯本。离开科尔多瓦一路西行,穿越油橄榄林覆盖的西葡国境,在小半日的车程后大巴驶上巨大的跨海拉索桥,陡然开阔的视线中,出现在河海交汇处的城邑就是里斯本__位于七座山丘上的城市,海神尤利西斯庇护的都城,大陆结束、海洋开始的地方。 


此行我听到太多关于征服大海和新世界的故事,而这座城市顶着其中独一份的荣光___曾被欧洲遗忘的尽头,因为向海洋的开拓一跃成为世界的中心。它所昼夜依伏的海洋,在数个世纪以前,对固守大陆的人们来说还是一片未知而危险的水域。直到热衷海事的恩里克王子出现,才开始以国家之力招募水手,设立航海学校,开拓前往非洲和亚洲的航线。在恩里克身后,海上冒险家们横跨茫茫大洋,西行至东方,环绕整座星球,带回香料和黄金,在远方异族人的土地上插上征服者的旗帜。由海上展开的这段地理大发现被称为“大航海时代”。所有以大时代冠名的历史总是容易被涂抹上史诗的色彩,但不知其下隐藏了多少征服与劫掠的暴戾残酷。


在海边的贝仑区,恩里克与达伽玛等一众航海家的群像组成了大发现纪念碑,以帆船的造型面朝大海的方向。这些改变了世界的人,有人奉为英雄,有人斥为强盗,但所有人都承认,自彼时起,孤立的大陆和海洋连成一片,全球时代真正来临了。在颠峰时期,葡萄牙拥有过跨越地球四分之三周长的殖民地,甚至一度与邻国西班牙二分天下,控制了半个地球的商船航线。但盛极必衰,地理大发现为伊比利亚半岛带来的辉煌并没能持续多久,作为第一代远洋轴心帝国的葡萄牙光芒黯淡下去,里斯本也不再处于世界的聚光灯下。今天,除了海边的98世博会展馆昭示着它重返世界的决心,整座城市更像是迷你的街头露天马戏场,奏着单音节的旋律,与世无争,自得其乐。属于它的大时代已经落幕,献阵海洋的急先锋解甲归田,退隐于大陆的边缘,反倒是在这个时候,它供养出西扎、德莫拉这样立足于本土耕作的建筑大师,让我们不辞万里前来寻访与朝圣。全球时代的第一代开拓者,如今又被寄望于为这白蚁般无孔不入的全球化之患提供一剂解药,不无弔诡。


如今我站在七丘城的城脚,眼前的港口风偃浪息,对岸Almada山上白色大理石雕就的大耶稣像展开双臂俯瞰城市,海洋与城市看上去都无比温柔。相比那些炙手可热的国际大都会,里斯本的城市面貌未免陈旧,难以想象它在五百年前万商会集的胜景,就像难以想象科尔多瓦曾经的耀眼光芒。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弗在用中国古都开封的衰落来鞭策纽约时说了这样一句话,Glory is as ephemeral as smoke and clouds。不幸的是,这几乎是所有城市的宿命,人类历史上好像还没有一个免于时间侵蚀永久繁荣的城市先例。确实,若以虚无论,岂止城市,就连人类文明也迟早是会寂灭的,又何必苦心经营当下。那我们不远万里而来不也显得毫无意义。


我想我始终还是做不到虚无。如果说有什么能够与横亘在个体面前的虚空对抗,那一定不是大时代大叙事以及一切冠之以大的命名,而是这微小个体能以自身体察的事物、感知或经验,它们远离宏大,具体而微。在塞图巴尔教育学院的白色翼廊上,或是在保拉雷戈历史博物馆的红色高塔下,一阵从廊柱间穿过的风、一段晃动在红墙上的树影提示了我,让我知道正活在当下,它是由北纬38°的风、阳光、阴影、草木气息以及不远处的大海潮声构成的一个不寂不灭的世界。也许重要的从来不是其他,重要的是,哪怕这里就是时间的尽头,也视之为永恒的完整宇宙,欣然活在其间,并不予保留地交付自己。


这时空的末梢,便是意义开始的地方。


S.


Aug 27, 2014




↑ 里斯本理工学院音乐学校,建筑师:JLCG建筑事务所




↑ 保拉雷戈历史博物馆,建筑师:爱德华多.索托.德莫拉



↑ Boa Nova教堂,建筑师:Roseta Vaz Monteiro Arquitectos





↑ 里斯本东方车站,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  塞图巴尔教育学院,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二十一)

mola很懒:

下山以后,我们抓紧时间赶往毕加索博物馆(Museu Picasso),因为这儿周日下午三点以后是免费对外开放的。在马德里已经体验过享受免费午餐——参观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所要付出的代价,此时有了足够的心理防备要面对一场硬仗。殊不知在看到敌人庞大的阵势时,所有心理防线瞬间崩塌。


毕加索博物馆位于七拐八拐的小道上,若不是那么多的人流量,在它面前走九遍都不愿承认这是个博物馆,还是用来展出毕加索作品的博物馆。据说这儿是由毕加索在巴塞罗那居住过的寓所改建而成,也就难怪深居小巷不为人轻易寻到了。在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周边商店终于找到队尾,直到我们进入博物馆花了近一小时,也听了前方华裔小哥ABC讲了近一小时,特别羡慕这种跟谁都自来熟的性格和能力。


ABC和后面、我们前面两位欧洲小哥提出帮自己保留一个位置去边上拍几张照片,回来后就唠上了家常。说自己是个filmmaker,来自洛杉矶。这时候,边上叫卖矿泉水的小贩路过,ABC刚好要买水就掏出皮夹,结果里面各种币种,好不容易找到了欧元。他就顺着话题下去,说自己一路从英国下来又去了意大利接下来还要再继续走下去。一位欧洲小哥淡淡的说自己是瑞典,另外一位说了个类似苏联邦的国家名,反正这位后面是基本没掺和谈话了。ABC继续说你们别看我是黄种人,可确是土生土长在美国,在美国这种包容了各种移民国家来的人,会有各种肤色不通种族的人群,这在欧洲就会比较少见。又说到,大家其实并不期待在博物馆能看到些什么作品,或是有多少时间真正用来欣赏,仅仅免费就可以吸引到足够的游客。对于这点我也表示很认同。瑞典小哥适时地点头表示赞同。这位ABC真是超级会侃就这样一路说一路拍照,还拿出本子各种记录,倒也是给无聊枯燥的排队添加了不少乐趣。可惜了冷淡的北欧小哥像和陌生人保持些距离,要是遇上南欧或者美国人民的热情洋溢,真是可以发展到一群人加入话题聊起来,想想也是会交上不少朋友。多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得到这样的新技能,和尽量多的人交流谈话,多多结识新朋友。






等我们进入博物馆时,距离闭馆也只剩下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得赶紧逛一圈,即使走马观花。这儿主要展出了毕加索年轻和晚年时期的作品,真正的名作佳作都在其他更综合性的美术馆展出了,比较珍贵的是有许多手绘草稿,在几经修改斟酌后才有了最后大幅油画成品。看了毕加索年轻是的绘画才知道,原来他以前也是从传统绘画起步,在经历了不断的学习人生的历练,才慢慢自成一体成为了杰出的抽象派画家。其中有个展馆,一走进去就感觉到格外的压抑,因为这里面的画作都是以蓝色为主色调,看了给人特别闷特别绝望。看介绍说,这是毕加索以蓝色为主题创作的一系列绘画,我猜想他当时一定处于一个痛苦挣扎的转型期吧。尤其是以灵感、创作为精神支撑的艺术家,往往会容易陷入到阶段性的抑郁期,但也仅是我个人的一点浅薄想法。




从博物馆出来天色渐渐变暗,也许密集的楼群遮去了阳光,显得天黑的速度尤其快。我们寻寻觅觅找到家外观古朴的餐馆进去,这回我们遇到了热情又有些话痨的法国小哥。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在第三个国家用第四种语言交流,真是各种手舞足蹈body language用起来。我们表示很犹豫不知道选哪种海鲜饭,小哥推荐我们尝试下大锅饭制作程序下出来的海鲜意面,还是含有squid的。Squid,啥玩意儿?小哥噼里啪啦解释了一通,无奈我一脸茫然很是困惑。小哥又求助隔壁桌的顾客一起描述,无奈这下西语英语或许还有法语,各种语言向我开炮,可惜依然被我无情地挡了回去。好吧,小哥做了一个姿势,双手从屁股想后推。这下更迷糊了,整个人都凌乱地不得了,确定这食物好吃?老爸看不下去了,随便他上来吧,总归能吃就好。当小哥端着漆黑铁锅出来时,这才恍然大悟,敢情你说的是墨鱼啊,也真是够拼的,这么一回想这比划也倒是合情合理了。以前也略有耳闻,说海鲜饭中的精品就是加了墨鱼汁的,虽然颜色并不会让人产生特别大的食欲,但味道却是极好的。今日有幸误打误撞地吃上一回,果然不负盛名,特别的鲜。






晚上再次回到魔力喷泉前,等待其夜间的舞动。已经有不少游客早早地抢占了有利地形,我们尽量挑选了靠近池边的位置。没想到一个美女姐姐看我身形娇小,好心地给我空了一个位置让我站到她前面,还让边上高大的大叔挪下地儿,真是太开心了。有时候,生活的美好真的只要人与人之间一个小小的善举就能传递。9点整,各色灯光亮起,伴随着音乐声喷泉开始舞动。每颗水珠从沉睡中苏醒,跳动着展现强有的生命力,变换造型,时高时低,有时候又幻化成水幕。感叹设计师将水的灵性发挥到了极致,把水舞动的可能性做了最美妙的排列组合。一曲接着一曲,半小时的表演完全意犹未尽。值得表扬的,不同曲目都才用了不同的灯光与水的编排,丰富多样,完全不会有视觉疲劳,直呼过瘾。